高爾:面對全球氣候危機展現新思維

TED常常邀請各界具有前瞻性與舉足輕重的精英演講,芯瑀小棧繼分享了腦內的兩個世界工作萬歲.無分貴賤出人意料的肥鵝肝寓言被塑膠充斥的海洋後,再度發掘到高爾受邀TED的演講,有2006年與2008年。有看過不願面對的真相網友,再看2008年的新演講,會發現高爾少了很多初期的幽默,多了很多急迫性。

新演講除了更新暖化的最新資料外,再度表示社會雖然知道暖化的嚴重與地球迅速增溫的事情,但是問卷調查總統大選時各界媒體,都具體顯現出環保減碳不是生活中首要的事情

在此,高爾強調,我們身為公民的一分子,必需要活躍、行動。政府更要行動,組織各界的資源。讓我們改變我們的文化,提高道德意識。這不是沈重的負擔,而是榮耀,因為人類文化上很少有這樣的機會,讓我們去做轉變,後代會歌誦與讚嘆我們這一代。

所以,放下種種的理由,讓我們去愛護地球所有的眾生,持齋、環保、護生。

中文字幕開啟法:
1.按 View subtitles
2.按 Chinese(Traditional) 完成.

請響應齋戒,有以下四大理由
(1)宗教:戒殺,停止助造殺生共業。
(2)環 保:畜養動物是地球暖化的主因,全部因素加起佔約80%的排碳量 。
(3)健康:諸多疾病 是由肉食引起,攝取膳食纖維反而對人體助益更大。
(4)文明:畜養與宰殺過程皆很殘忍,不是文明人類該有的行 為。
以上四點都有紀錄片作為證據,影片有畜牧業破壞地球的科學因果關係,屠宰場的實況,肉食造成大腸病變的臨床記錄。
其他非常重要的記錄片請按此

1525443.jpg.gif

請協助轉寄

願 以此功德
迴向因人類行為而受苦的動物、
參與護持與響應之十方法界眾生。

艾爾.高爾演講全文(2008 Mar)減碳的急迫性:

兩年前,我在這裡講過一場演講,後來,同樣的內容我大概又講了2000次 今天早上的投影片內容 可是我頭一次講的 我這樣說,並非想提高標準 其實我是想降低標準。 因為,我東拼西湊了這些資料 來配合今天的演講場合。

我不禁想起了凱倫‧阿姆斯壯( Karen Armstrong) 曾說過 宗教,恰當地來說,其實非關人類的信仰 而是人類的行為。 或許,我們也該如此看待「樂觀」這件事。 我們怎敢說自己是樂觀派呢? 樂觀,有時被當成一種信仰,一種理智的態度 誠如印度國父甘地所言, 「你希望世界變成什麼樣子,你自己要先成為那個樣子」 我們想要樂觀,可是樂觀 並不會因為我們想要而自動產生 除非我們的想法,某個程度上 可以帶來新的行為,但是「行為」這個字眼 我覺得,有時候在這種情況下會被誤解 我是大力贊成換省電燈泡 還有開油電車的人, 我和太太一同幫家裡裝了 33 片太陽能板, 也開挖地熱井,還有做了許多其他類似的事情。 雖然,換省電燈泡很重要, 但是,修訂法條更重要。 當我們在改變每天的行為模式時, 卻忘了我們還有公民權利 還有民主制度,為了要可以真正樂觀, 我們必須更積極扮演好我們的公民角色。 要解決地球的氣候危機, 我們要先解決我們的民主危機。 我們的民主真的有危機。

這個故事我已經講過很多次了。 最近有位女士又讓我想起這個故事 我那時坐著,她走過我的旁邊 她一直盯著我看,年紀大約七十來歲 她看起來很和藹,我本來也不以為意 後來我從眼睛的餘光看到她 她從對面方向朝我走來, 她還是一直盯著我看,於是,我跟她說:「您好!」 然後,她就說:「你知道嗎?如果你把頭髮染黑 你看起來就像高爾副總統。」(哄堂大笑)

多年前,我還是個年輕的國會議員 那時我花了好多時間 處理核武限制、核武競賽的問題。 在那段期間,軍事專家告訴我 軍事衝突基本上分為三大類 局部戰事、區域戰爭 以及罕見但嚴重的世界大戰 戰略性衝突。 不同衝突階段需要不同的資源分配 不同的兵法 以及不同的組織形態 環保的挑戰同樣也可以分成這三類 目前大部分人的想法 都停留在局部的環保問題:空氣污染、水污染 有害廢棄物棄置等。 但是還有區域的環保問題,像是酸雨 從中西部到東北部,從西歐到北極 從中西部密西西比以外 到墨西哥灣的死區。 這類區域環保問題太多了,但是氣候危機 是屬於罕見而嚴重的全球性問題 是戰略性的衝突。 全球無一倖免!大家必須組織動員起來 一起好好面對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全球動員 找尋再生能源,保護地球資源,提升效能 全世界一起轉型成「低碳經濟」。 我們有好多事情要做,我們可以動員各種資源 包括政治力,但政治力要先動員起來 才能有效動員其他資源

我來給大家看些投影片 我想就從這個LOGO開始,這裡已經消失的 當然,就是北極冰帽 格林蘭還在,28年前,這裡還是極地冰帽 北極冰帽 看起來是夏末秋分的時節。 這是去年秋天,我去冰雪資料中心 在科羅拉多的博爾德市,向研究人員演講 這是在蒙特雷的海軍研究所實驗室。 這是過去 28 年的情形 正確來說,上次記錄是2005做的。 這是去年秋天的情形 這讓研究人員相當緊張。 從地形上來看,北極冰帽大小非常像美國。 雖然看起來沒有完全像, 但它跟美國的大小一樣, 扣掉大約一個亞利桑納州的面積。 2005 年冰帽消失的面積 等於密西西比以東的面積。 去年秋天再消失的面積 等於這麼多,它在冬天又回來了 但這並不是永久冰,而是薄冰。 是會融化的,現在僅存的冰也是會完全消失的 大約五年後的夏天就會消失。 這讓格林蘭面臨極大壓力。 這是在北極圈附近 這是阿拉斯加一個有名的村莊,這是個小鎮 在紐芬蘭,在南極洲,太空總署的最新研究。 中度到重度融冰的數量 約等於一個加州。

這是最好的時代 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英國文學 最有名的開場白,我想要簡短地 跟你們講兩個星球的故事 地球和金星大小一樣 地球直徑約多了 400 公里,但基本上,兩者大小一樣。 兩者含碳量也相同 但不同的是,地球上大多數的碳 經過長時間,都被從大氣層中吸了出去, 藏在土壤中,像是煤炭、石油 天然氣等等,而在金星,大部分的碳 都在大氣層中,結果我們的溫度 平均 59 度,而金星的溫度是855 度 這跟我們現在的做法有相當的關係 我們正在加速把土壤中的碳拿出來 放回大氣層裡頭去。 金星不是因為離太陽近一點 所以它比水星熱三倍, 水星就在太陽的旁邊,簡單來說 看看這張圖片,這是你看過的照片, 我讓大家簡單看看氣候犯罪現場的照片。

全球科學界都說, 人類造成全球溫室污染,排入大氣層中 把這個加厚,更多紅外線無法輻射出去。 這些你都已經知道了 根據 IPCC 最新的說法,科學家想告訴我們 「你有多確定呢?」科學家想回答:「百分之九十九」 中國代表反對這種說法,所以折衷的說法是 「百分之九十以上」 現在,懷疑論者說,「等一下」 這裡面有許多變數,來自太陽的能量。 如果這是真的話 同溫層的溫度會上升 大氣層下層溫度也會上升,如果有更多熱量進來。 如果有更多紅外線出不去 你可以預期這裡比較熱,這裡比較涼,這裡是大氣層的下層。 這裡是同溫層,比較涼。 氣候犯罪現場的分析

這裡有些好消息,現在有68%的美國人相信 人類要為全球暖化負責 有69%相信地球的溫度正急遽升高 觀念上的確是有些進步了 但重點是:如果要開一張清單 列出我們要面對的挑戰,全球暖化還是被排在很下面。 因為我們缺少了急迫感。 如果你都同意這些事實分析, 但是你卻沒有急迫感, 你會怎麼做呢? 我所領導的氣候保護聯盟 跟 CurrentTV 一起共同舉辦了 一場全球廣告競賽,來宣傳這件事情。 這是得獎作品。

我給大家看看所有的媒體 - NBC 電視台他們頂尖的記者群 2007 年向總統候選人提了 956 個問題 只有兩個是關於氣候危機的問題 ABC 電視台:844個問題,只有兩個關於氣候危機 Fox 電視台:兩個,CNN 新聞網:兩個,CBS 電視台:沒有 樂極生悲,這是一個很老的 香煙廣告。 這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 這是這些國家的石油消耗量,這是我們美國的消耗量。 不是只有已開發國家這樣而已。 開發中國家現在也步上了我們的後塵 而且腳步更快。事實上, 他們今年的累積排放量已經等於 我們在 1965 年的水準了。 他們還在拼命急起直追 到 2025 年的總排放量,大概會到達我們在 1985 年的水準。 就算有錢國家全都消失了 從這圖上來看,我們還是得面臨危機。 因為我們給了開發中國家 跟我們一樣的科技、一樣的思惟模式 因而產生一樣的危機,這是玻利維亞 過去三十年的情形

接下來幾秒鐘是捕魚高峰期的圖,60年代 70年代、 80年代、90年代,我們必須停止這種情形,好消息是我們做得到 我們有這方面的技術。 至於要怎麼做,我們必須要有一致的看法 全世界都在對抗貧窮 同時還有降低富有國家碳排放量的挑戰, 這些問題有個唯一的、簡單的解決之道。

有人問:「什麼解決之道?」,就是這個。 給碳訂個價錢,我們需要徵收二氧化碳的稅,但不增加整體稅賦, 來取代以聘雇課稅的方式,這是俾斯麥發明的 自從十九世紀開始 有些事情就已經變了。 對貧窮國家來說,貧窮問題 要跟氣候危機一起解決。 烏干達對抗貧窮的計畫會被不斷討論 如果我們不一併解決氣候危機的問題。

但是貧窮國家對抗貧窮的方式 可能會有極大的差異。 在歐洲,這個提案已經被廣泛地討論過了。 這是 Nature 雜誌寫的,這些是密集的 太陽能再生能源電廠,串連成一個超級輸電網 提供全歐洲所有的電力 這些多半來自開發中國家,高壓直流電。 這不是空話,這是可行的。

為了我們的經濟,我們得這麼做 最新的數據顯示,過去的舊模式是行不通的 不過還是有很多你可以投資的東西 如果你投資了瀝青砂,或頁岩油 那你的投資組合裡面 就有很多次級碳資產。 這是根據舊有的模式 當吸毒的人手臂跟腳的靜脈血管都萎縮了 他們就會發現自己腳趾頭的靜脈了。 開發瀝青砂和煤炭頁岩結果都一樣 這是一些我個人認為值得的投資。 我自己也投資了一些,所以對此我會發表免責聲明 但是地熱,密集太陽能 高階太陽能發電,兼顧效能與節能。

你以前有看過這張投影片,但現在有點不一樣了。 那兩個不簽署的國家 現在只剩下一個了,澳洲經過了一場選舉。 當時在澳洲有一系列宣傳活動 包括電視、網路、廣播廣告等 為了加深人們的急迫感。 我們訓練了 250人來講這些投影片 給澳洲每個小鎮、村子,還有城裡的人聽。 很多其他的資源也都做了貢獻 最後澳洲的新總理宣佈 他上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改變澳洲對京都議定書的立場 他的承諾他真的做到了。 現在他們總算意識到問題了,有部份原因是因為澳洲的乾旱。 這是拉尼爾湖,我朋友 Heidi Cullins 說 如果我們像幫颶風命名一樣,也幫乾旱取名字 我們會叫東南部的那個乾旱「卡崔納」 然後我們會說它正朝亞特蘭大前進。 我們不能等到像澳洲那麼嚴重的乾旱發生了 才來改變我們的政治文化。 這裡有更多好消息,這是全美支持京都議定書的城市 有多達 780個城市,我好像有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 就是它,這的確是個好消息。

最後來做個結論,幾天前我們聽到有人說 個人英雄主義已經普通到沒什麼價值了 以致於英雄變得相當平庸或公式化。 我們需要的是另一個英雄世代,就是我們這些活在當下的人 尤其是今天的美國人 還有全世界其他人, 我們必須明白一件事 那就是歷史正給我們一個機會 - 就像是 吉兒.泰勒 (Jill Bolte Taylor) 正在想方設法 拯救她自己的性命 同時卻被自己奇妙的經歷所擾亂。 我們有個紛亂的文化。 但是我們正面臨著全球危機 我們需要找到一個方法 在我們這一個世代,來創造出一種世代使命感 真希望我能找到適當的話語來傳達給你們知道。 這是另外一個英雄世代 他們替人類建立了民主制度。 另一個英雄世代,他們解放了黑奴,並且賦予婦女投票權 我們也做得到,不要跟我說我們沒有這樣的能力。 如果我們能有相當於伊拉克戰爭一個星期的軍費, 我們要解決這個挑戰,就一定不成問題。 我們絕對有能力做得到。

最後一點,我真的很樂觀,因為我相信我們有能力 來面對這些極大的挑戰, 把擾亂我們的原因放在一旁,挺身面對這個挑戰 這是歷史給我們的挑戰。 有時候我會聽到別人是這樣回應氣候危機這個煩惱的 他們說:「真是可怕,我們背的包袱真重」 我想請你千萬別這樣說 因為人類歷史上有多少世代 能有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 來面對這樣的挑戰,這值得我們付出一切努力 這個挑戰可以激發出我們意想不到的能力 我覺得我們應該以相當喜悅的心情 來迎接這個挑戰, 而且要很感恩是我們這個世代 再過一千年後 愛樂交響樂團,詩人、歌手會歌頌我們這個世代 歷史會記載說:就是他們發覺自己的能力 解決了這個重大危機, 為人類光明、樂觀的未來奠定基礎。

我們一起努力吧!非常謝謝!

主持人:對很多TED的朋友來說,真的相當沈痛 到頭來,這根本是個設計上的問題 一個投票制度的設計問題 一個不好的設計,結果讓你的聲音無法被聽見 像過去八年那樣有個職位 能讓你實現今天所說的這些事情。 真的令人心痛

高爾:那種痛你無法體會的(哄堂大笑)

主持人:你看你自己黨提名的候選人 他們現在在做的事情,我是說 他們關於全球暖化的計畫,有讓你感到期待嗎?

高爾:你這個問題,我有點難回答 因為,一方面,我覺得 我們應該感到高興 因為共和黨的候選人 - 特定的候選人 - John McCain 還有民主黨的兩個候選人 他們三人對氣候危機的主張都很不同 也都很有前瞻性 他們三人都展現出領導力, 也都打算採取不同於目前政府的做法 我覺得他們三人也都很盡責 推出很多計畫跟提案。 但是那些選舉語言 正如同保守選民聯盟 所整理出來的問題所指出的 而且,他們還分析了所有的問題 此外,這些辯論的贊助廠商 他們的標示牌上面還出現「潔淨煤炭」的字樣 有人注意到這個嗎? 每一場辯論都是「潔淨煤炭」所贊助的 「現在,有更低的碳排放!」

這些民主對話的內容雖然豐富 但並未替我們建立任何基礎 也沒有給我們帶來真正需要的大膽的計畫。 他們是在說對的話,他們也可能 不管誰當選,也會做對的事情, 但是讓我告訴你:當我1997年從京都回來的時候 我是充滿了喜悅的 因為我們有重大突破 然後我們去面對美國國會, 100名參議員,只有一個願意投票支持簽署京都議定書 不管這些候選人說什麼,他們的意見是什麼 都必須跟人民的意見一致才對。

這項挑戰是我們整個人類文明的結構 裡頭的一部份。 CO2簡直就是我們文明的呼吸。 現在我們把這個過程僵化了 我們要改變這個模式,而且改變的角度、尺度、速度之大 要遠遠超出我們過去所做的改變。 這就是為什麼我一開始先談樂觀 對我們所做的事情要樂觀,要成為活躍的公民 敢於要求 - 換燈泡, 更要換法律,修改全球的條約。 我們要大聲疾呼,我們要解決這個民主制度的危機 我們的民主像血管一樣硬化了,我們必須改變它。 使用網路,上網。 與其他人串連,成為活躍的公民。 要求政府暫停 - 我們不要再有 新的燃煤發電廠 如果發電廠無法收集、儲存CO2的話,這也表示 我們必須盡快建立再生能源。 現在沒有人在討論這些,但是我堅信 從現在到 11月,這是有可能的 氣候保護聯盟 會發起全國性的宣傳活動, 動員基層的人、電視廣告、網路廣告 廣播、報紙,與所有人一起結盟 不管是女童軍,還是獵人、漁民。

我們需要幫忙、我們需要幫忙

主持人:談談未來你個人的角色, 有沒有什麼比你現在所想的、所要做的 還更大的事情呢?

高爾:我祈禱過,我希望我能找到答案來解決問題 從此之外,我還能做什麼? Buckminster Fuller 曾經這樣寫道: 如果全人類的希望都繫在我身上,我該怎麼辦? 我會如何?現在這問題的確是繫在我們的身上, 再說一次,這不是換換燈泡就行了。 我們,大部分在座的,都是美國人,我們有民主制度。 我們有能力改變事情,但是我們要更積極地改變。 我們需要的是更高的道德良知。 而這很難 這很難創造得出來 - 但就快要有了 你們知道有一個古老的非洲諺語: 「如果要走得快,一人獨行; 如果要走得遠,結伴同行」,我們現在需要走得又遠、又快。 所以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道德良知。 改變我們的承諾,需要有全新的急迫感。 需要發自內心來感謝 感謝我們有接受這份挑戰的榮幸。

主持人:高爾,非常謝謝你來TED演講。

高爾:謝謝你,非常感謝!

芯瑀小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