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推薦】
 [分享] 外食族的秘笈-全台灣素食餐廳搜尋引擎 (次推)
 [公告] 所有影片名單(含版權說明) 轉貼前先看本文
 [影片] Earthlings 地球上的生靈 每人必看的一部電影
 [影片] 大腸內視鏡臨床影片 新谷弘實醫學博士 醫學臨床紀錄片
 [影片] 蛋雞業者的真相01 看不到不代表沒發生過

 [問答] 關於素食的營養和常見的疑問

Mike Rowe

麥可·羅 Mike Rowe﹐探索頻道 Discovery「幹盡苦差事」的主持人﹐親自描述引人入勝(和令人害怕的)工作經驗。聽聽他對這些工作的觀察和心得﹐以及今日社會將這些工作視為畏途是如何有失公允。

中文字幕開啟法:
1.按 View subtitles
2.按 Chinese(Traditional) 完成

內文:
"幹盡苦差事"的工作人員和我前往 科羅拉多州叫做」Craig「的小鎮 它大概只有24平方英里,在洛磯山脈 那天所要體驗的工作是「牧羊工人」

對那些還沒看過節目的人,我的角色很簡單 在那些從事這些工作的人身邊做個學徒 做他們所做的 讓人們瞭解這些人的工作和生活是什麼樣子的 經歷他們一天的生活 今天的工作是 - 牧羊。很好。

我們到了這個地方,住進我們的旅館 我才發現,閹割 是明天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平時,我從來不會做任何準備 但因為這是個敏感的問題,我又為探索頻道工作 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力求真實 在一種尊重動物的前提下 我打電話給一個關注動物權益的機構 我說「我要閹割一些羊, 你能告訴我那是怎麼回事嗎?」

他們說「其實很容易。」 他們用一個圈 - 通常是一個橡皮圈,只是小一點 我手上這個其實來自昨日我拿到的一些撲克牌…… 但它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然後我說「所以,這過程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回答「先緊緊圈住尾巴, 另外一個緊緊圈住陰囊 血液慢慢不流通 一個禮拜以後,就會自動掉下來了。」

「好耶!我懂了」 我打給愛護動物協會核對一下 - 他們證實了 我玩笑性的打給善待動物組織 - 他們不喜歡,但他們也證實了 簡單來說,這就是大家公認的方法

隔天我出門工作 他們給了我一匹馬 然後我們帶羊去我們蓋的畜欄 開始動手做些畜牧的事

梅洛妮是亞伯特的妻子 亞伯特是今天的主角 - 牧羊人 梅洛妮抱起羊 - 用她的雙手 左手抓住兩腿,右腿也是 羊到了指定的地方,她把腿拉開 沒問題。很好。 亞伯特來了,我跟著他,攝影團隊在旁邊 在我親自動手做之前,我總是先看流程 就像學徒該做的那樣 亞伯特把手伸進他口袋,然後拿出,黑色的橡皮筋 結果他拿出的竟然是一把刀 我說:這可不是橡皮筋哪,大哥! 他把刀一下甩開,陽光從洛磯山上照過來 反射出一陣刀光,那實在是 實在令人難忘

差不多在兩秒鐘的時間裡,亞伯特拿著刀 在軟骨和尾巴間,就在羊屁股的旁邊 很快地,刀起尾落,尾巴已經掉在我手上的桶裡了 一秒後,在他的大拇指和變硬的食指間 他緊抓著羊陰囊 他把它拉到自己眼前 把刀抵在那尖端 你以為你知道事情會怎樣,麥克,你根本無法想像 他割斷它,把那尖端扔到肩膀後 抓住那陰囊往上推 然後他低下頭,擋住我的視線 我只能聽到一種稀里呼嚕的聲音 像從粘糊糊的牆上撕下巨大膠帶 我可是說真的

不然我們來看看畫面吧? 還是算了,我是開玩笑的 (笑聲) 我想還是靠我繪聲繪影的敍述就夠了™

在那個時候,我做了一件我在節目上從來沒有做過的事,史無前例 我說「等等,暫停」 看過節目的你們知道,我們通常一鏡到底,沒有暫停 沒有本子,沒有安排,沒有做戲 我們不做假,也不排練 拍完就完了!

我說,「聽。這太瘋狂了。 我說,拜託 - (笑聲) 這真的太瘋狂了。 我們不能這樣。

亞伯特覺得很奇怪,問」怎麼了?「

我回」我不知道剛剛發生什麼事, 但現在有些睾丸在桶子裡,但我覺得不應該是這樣。「

他說」但是我們都是這麼做的。「

我說」你為什麼會這樣做?「 在他開口解釋前 我說」我想用正確的方法,用橡皮筋。「

他說」像那些動物保護人士嗎?「

我說」對,像那些動物保護人士。「 用一種羊不會尖叫流血的方法 - 這可是要在五大洲播放的,大哥! 我們一天在探索頻道播兩次啊!我們不能這樣做。」

他說,「那好吧。」 他走到盒子面前,然後拿出一袋小小的橡皮筋 梅洛妮挑了另一頭羊,把它壓在柱子上 把橡皮筋圈在尾巴,橡皮筋圈在陰囊 羊回到地上,它走了兩步,跌倒了 爬起來,抖了抖 再試著走了兩步,再跌倒 我想,這羊看起來一點都不好,一點也不 它站起來,走到角落去,渾身發抖 它躺下,看起來萬分痛苦

我看著羊,我問「亞伯特,它會這樣多久? 它何時才站得起來?"

他回答「一天。「

我說」一天!!這些東西多久才會掉下來?「

"一個禮拜。」

這個時候,剛剛他動完小手術的那頭羊 已經開始四處跳動,血也止住了 它開始吃草,嬉戲 我完全傻了。我無法相信 我有多麼大錯特錯,那當下 同時我也想到,有多少時候,我錯的更厲害 (笑聲) 尤其是,我突然想到我那天是多麼倒楣 因為現在我得去做亞伯特剛才完成的事 畜欄裡大概有一百多隻羊 突然這整件事就像德國色情電影…… 我有點……

梅洛妮挑出一隻羊 把它壓在柱子上,拉開雙腿 亞伯特把刀交給我 我下刀,尾巴掉了下來 我繼續,我抓著陰囊,尖端掉了下了 亞伯特指導著,」把它推上去「 我推了。 」推遠點。「 我這麼做了。

看起來像大拇指的睾丸在你眼前出現,正對著你 他說」咬它們 把它們咬下來。」 我聽到他這麼說,我聽的再清楚不過了 (笑聲) 我想,我是 - 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我是 - 你知道 - 我是說 我究竟是怎麼來到這步田地的? (笑聲)

這就是那種,腦子開始不受控制,神遊太虛的時候 我站在洛磯山脈中 唯一能想到的是亞里斯多德對悲劇的定義 亞里斯多德說,悲劇 就發生在英雄和自己的真我面對面的時候。 (笑聲)

我想「這是哪門子亂七八糟的隱喻? 我討厭我現在這些想法。「 但我無法擺脫腦中這個想法 也無法擺脫我眼前這個景象 我只有做我當做的 我殺進去,拿下它們 我這樣拿下它們 然後狠狠地把臉甩開 我就站在那裡 臉上掛著兩個羊睾丸 (笑聲) 我就是無法 - 我無法甩開那個隱喻

我還在想亞里斯多德,想他那本」詩論「 我在想,突然,兩個辭就這樣靈光一現 兩個我從大學後就再沒有聽過,被古典學教授鑿在腦中的字 它們是 anagnorisis 和 peripeteia anagnorisis 和 peripeteia Anagnorisis 是希臘文裡的」發現「 字義上,從無知到有知的過程,就是 Anagnorisis 也就是探索頻道所做的 也就是「幹盡苦差事」所在做的 這些發現每天都堆到了我的脖子這麼高 很好。 另外一個字,peripeteia 則是在大悲劇中的那一刻,你知道 歐裡庇得斯和索福克勒斯 在<俄狄甫斯王>劇裡 他突然意識到那位美女 他同床共枕和生兒育女的 - 是他親娘。很好。 這就是轉折 或是 peripeteia 我腦中的這個隱喻 在我腮旁的」發現「和」轉折「 (笑聲)

但我必須說,這真是很好的詞句 但你開始找尋」轉折「 它們隨處可見 像布魯斯·威利在」靈異第六感「中 整部電影都在幫助這個有陰陽眼的小孩 然後,砰!原來我死了 - 轉折 你知道吧? 在那一瞬間,所有觀眾都看明白了 像「駭客任務」中的尼歐 哦,我竟然住在電腦程式裡,那真怪

這些發現都讓我意識到一些事實 我已經做了,大概兩百個苦差事,我一天到晚都意識到一些新東西 但這一項 - 這項驚心動魄,在我絲毫沒有思考準備的時候 正在我站在那裡的時候 看著那隻開心的羊,我剛處理過的 它看起來還不錯 再看看另一隻可憐的小東西,我本來可以正確處理的, 我突然想到 如果我在這件事上犯錯 如果我這樣常犯錯,實際地說 我還能對其他那些錯誤觀念說什麼呢?

因為,雖然我不是個社會人類學家 但我有個朋友是 我和他聊 (笑聲) 他說「嘿麥克 我不知道你的腦子對這種事情有沒有興趣 但 你有意識到你已經踏遍每一州了嗎? 你在礦場裡幹過,你在漁業裡幹過 你幹過鐵工,你幾乎在所有主要的行業裡都幹過 你和這些傢伙們並肩共事 像那些政治人物們每四年就要來一下的那個樣子嘛,對吧?「

我彷彿還看到希拉蕊和鐵工們 豪爽地喝著啤酒,從她下顎流下 這些人可是我每天在一起共事的人 如果你想為他們喉舌,把他們當成一個群體來說些什麼 現在是你好後想想的時候了 因為,你知道,這四年 在我腦子裡,腮旁掛著睾丸 腦中的想法晃蕩著 在那次拍攝後,」幹盡苦差事「基本上沒有改變 這個節目沒有改變 但對我來說它改變了,我改變了

現在,當我談到這個節目 我不會再說那些人人認同的故事 我仍然會,但我開始談論其他那些我曾經誤解的事 其他那些對工作的想法 那些我曾經以為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卻不是的 做這些工作的人比你想像的快樂很多 就一個群體來說,他們是我見過最快樂的人 我可不是要開始吹起口哨,唱起工會組曲 或是其他那些歌頌快樂工人的狗屁 我只是想說,這是一群和諧的人們,做著難以想像的工作 我發誓,那些路邊撿屍塊的工人們一邊工作一邊吹口哨 我和他們在一起 他們的人生中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平衡 這是我一次又一次親眼所見的

我開始想像如果我們開始挑戰 那些我們奉為絕對真理的 追尋你的熱情 - 我們過去36個小時在這裡一直談論到的 追尋熱情 - 這有什麼問題? 大概是我聽過最爛的建議 (笑聲) 追求夢想然後破產,對吧? 這些都是我們如雷貫耳的話 我不知道我該做什麼 但別人總是告訴我,追尋你的熱情,一切都會順利的

我現在可以馬上給你三十個例子 Bob Combs,拉斯維加斯的養豬戶 他從賭場裡收集那些剩菜 然後把它們拿去餵豬 為什麼?因為在我們剩餘的食物裡有太多蛋白質 他的豬以兩倍的速度成長 他是個富有的豬農 而且對環境有益 他的所有時間都貢獻在這項了不起的服務上 他聞起來真糟,但願神祝福他 他過著很舒服的生活 如果你問他「你在這裡追尋你的熱情嗎?" 他會對你大笑。 他的身價有 - 有人想用六千萬美金買下 他在拉斯維加斯週邊的農場,他拒絕了。 他沒有追尋他的熱情 他退一步,看著大家都朝哪個方向去 然後去了另一個方向 這就是我一直反覆聽見的故事

Matt Froind,一個康涅狄格州的奶農 一天醒來,突然意識到他的牛產出的牛糞 比他們產出的牛奶值錢多了 如果他能把它們做成生物所能分解的花盆 現在,他和沃爾瑪做生意 跟隨他的熱情 - 拜託

我開始仔細思考熱情 我開始思考效率和效果 如同 Tim 先前提到的,它們有很大的分別 我開始思考團體合作和決心 那些有關成功的陳腔濫調 和那些矯情的藝術一起掛在全世界的會議室的東西 那些玩意兒 - 突然有點被沖昏頭了

安全 - 安全第一 那些,職業安全與衛生署、善待動物組織,和動物權益組織 如果職業安全與衛生署錯了呢? 我說的這完全是邪魔外道,當然 但如果不是安全第一,是安全第三呢? 不是嗎? (笑聲) 我說真的 我要說的是,做這些瘋狂的工作時,我當然注重安全 如同和我共事的那些人一樣 但是那些真正完成事情的人 他們不會在外面說:安全第一 他們知道還有其他更重要的 」把工作做好「最重要 把工作完成。

我永遠不會忘記,在白令海那次,我在一部螃蟹船上 和我第一季節目中共事過的一群致命勇士 我們在俄羅斯海灣外一百英里處 海深五十英呎,巨浪滔滔,綠水潑近舵手室 我見過最危險的工作環境 我和一個哥們兒在一起,把桶子掛下去 我離甲板40尺遠 感覺就像盯著自己的鞋尖 然後,就這樣在海上亂轉 很難形容的危險狀態

我匆忙逃下,跑進舵手室 我喊,帶著懷疑 」船長!職業安全條例!「

他回答」職業安全?看看海底!「 然後他把手往外一指 (笑聲) 那一刻,接下來他說的話不能在美國本土重複 也不能在任何工廠或工地重複 但他望著我,他說」小夥子 - 他和我同歲,但他叫我小夥子,很好 - 他說「小夥子,我是螃蟹船的船長 我的職責不是讓你活著回家 我的職責是讓你發財 (笑聲) 你想活著回去,那是你的事情 於是後來,安全第一

我就像這樣 —— 我們創造了這個虛假的 這種自得自滿的情緒 我們總是在談論他人的責任 好像那是我們自己的,反之亦然 總之,很多很多事 我可以滔滔不絕地談論所有這些我們創造的小區別 還有我那些無止無盡的錯誤認知 但,最後 我想跟你們分享我的結論 在我剩下的兩分三十秒

是這麼說的 —— 我們向工作宣戰 這個社會,我們所有人 一個全民的內戰 或是冷戰,事實上 我們沒有預備要這麼做 也沒有馬基維利式地扭著我們的小鬍子 但我們這麼做了。 我們在四個方向拉開戰線 其中絕對有好萊塢 我們在電視上描繪工人的方式 是可笑的 一個水管工人,一定有三百磅重,還有個巨大的股溝,是吧 你一定有看過這個畫面 那就是水管工的形象,對嗎? 我們塑造偶像,或是呼喊口號 電視的功能就是這樣 在」幹盡苦差事「中我們儘量不這麼做 這就是我做工不做戲的原因

我們在麥迪森大街也拉上了戰線 那裡製作了這麼多的廣告 這些廣告都透露了什麼訊息? 你的人生會更美好,如果你少工作一點 如果你不要工作的這麼辛苦,如果你可以早些回家 如果你能提早退休,如果你能提早下班 這就是它們的資訊,反反復複播放

華盛頓特區 - 我甚至無法談論這些協定和法條 它們影響了就業機會的底線 因為我真的不瞭解 我只知道這個戰爭有個前線

還有這裡,矽谷 現在多少人手上拿著 iPhone? 多少人帶著他們的黑莓機? 我們在線上,聯結著 我永遠不會說 科技革命為我們帶來任何不好的影響 要命,至少不是跟這群觀眾 (笑聲) 但我必須說,非經複製的創新 完全就是浪費時間 沒有人比」幹盡苦差事「的工作人員 更懂得複製的藝術。 你的 iPhone 如果沒有這些人反覆地做 面板 做線路、配電盤,一而再再而三 這些工作 — 它們為這件物品花費的心力 等同於那些設計這些產品的聰明才智

今日我們有個新的工具箱 我們的工具不再是鎬和鏟子 它們看起來就像我們每天帶著走的這些物件 這些東西的集體效應 便是邊緣化許多許多的工作 我意識到,雖然可能有點遲 我但願不要,因為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完成另外兩百個苦差事 但我們會盡力去做到我們所能做的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 便是面對真實 我的錯誤認知和觀點 不只是腮邊的睾丸而已 我弄錯了很多事

我們在想 - 我是說我在想 應該為工作做一個盛大的公關活動 手工、技工 有人需要到處去 傳講這些被遺忘的好處 我說的是那些祖父級的東西 那些和我們一起長大的東西 但我們已經有些 - 你知道,迷失了 一些

歐巴馬要創造兩百五十萬個工作機會 基礎建設是重點之一 這場對工作的戰爭,也有傷兵 像所有戰爭一樣 基礎建設就是一項 專業學校的註冊率下降是第二項 每一年,電工減少了 木工減少了,水管工人減少了 銲接工減少了,管道安裝的技工減少了 蒸汽管道工減少了 每個人口裡說的那些基礎建設的工作 就是這些人 這些逐漸在減少的人,一年又一年 按照美國土木工程協會的估計 現在,我們最少需要擴張兩萬億美金 如果我們想要在基礎建設上有點初步進展的話 現在還是 D- 級別

如果我想要選舉的話,但我不是 我會簡單的說那些我們想要製造的工作機會 我們想要成就的工作 除非它們是人們想要的工作,不然是不可能達到的 我知道這次座談的重點 是頌讚這些接近我們親近我們的 但我也知道清潔和骯髒不全然是相對的 它們是一個銅板的兩面 就像革新和複製 風險和責任 像轉折和發現 像那可憐的小羊,我希望它不再渾身發抖了 像我的時間到了

很高興和你們談話 回去幹活兒吧,行嗎? (掌聲)

芯瑀小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onswalk009
  • 我的天啊 ..,前面看起來很痛 ! > <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