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2184653-397079553.jpg  在當今世界,「肉食文化」還佔有絕對的統治地位。長期以來,人們對發生在這個星球上的大規模屠殺和虐待動物的現象熟視無睹。由於人們對動物的權力和福祉普 遍持漠不關心的態度,致使屠殺和虐待動物的行為滲透於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

在屠宰場,在廚房裡,在餐桌上,在豪華的飯店裡,在現代化的試驗室裡,到處都充 滿著血腥的氣息和動物的呻吟。

我們的飲食文化基本上是肉食的;大多數基層的醫生還認為肉食是人體所必須的;社會上的領袖人物和明星們大多都是肉食的;我們的電影,戲劇和小說中所描述的 飲食也都是肉食的;親戚朋友們也都是肉食者;街上素食餐館寥寥無幾;商店和超市裡擺著各種肉食 …,總之,在這種文化氛圍裡,肉食已經深深地固化在我們的思想意識裡了。

全世界每年屠殺的動物數量是世界人口的9倍。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數據,2007年全世界屠殺的動物,包括牛、豬、兔子、馬、駱駝、家禽等的數量達580億。

為了追求利潤,傳統的自然放養已經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工業化的畜養方式。在這種現代化的畜養廠裡,一個人可以看護2000頭牛或20萬隻雞。

牲畜們所 佔用的建築空間,以及所消耗的飼料和燃料都是經過嚴格計算的,甚至連牲畜們的運動量都要進行嚴格的控制。

以蛋雞為例,目前最「先進」的技術是採用4至8層 的疊層式雞籠,每7隻雞就關在僅為50釐米見方和45釐米高的籠子裡,平均每隻雞隻擁有19釐米見方的地方,其面積還不到你手中這對翻開的兩頁書的面積 (32開本)。在這樣的條件下,無怪乎成年雞的死亡淘汰率最高可達10至15%。

在我國的「工廠化養豬場建設標準」中允許每頭豬隻佔有1平方米的生產建築 面積。在典型的豬舍設計中,平均每頭仔豬擁有的空間一般為0.6至0.65平方米,成年豬擁用的空間為0.9至1平方米。另外,牲畜們在短促的一生中,還 要忍受各種刑罰。

為了防止雞之間相啄,雞長到一定大小要進行切喙,切喙時採用的是專門的切喙機,其方法是用「大電流使切喙刀片發熱燒紅,瞬間切喙」。為了 延長蛋雞的產蛋壽命和提高產蛋質量,每年都要為蛋雞進行「強制換羽」。

這種強制換羽的方法要先停水3天,停喂飼料9至13天,通過這種飢餓刺激,雞就會脫 掉舊的羽毛,長出新的羽毛。在長達一個月左右的強制換羽過程中,大約要有3%的雞死亡。

集約化養殖常使豬互相咬尾,稱為「咬尾癖」,很多養殖廠乾脆就將豬 的尾巴切除。在一本由我國某省主管部門推薦的推廣工廠化養豬的專著中是這樣建議的「最有效的辦法是:仔豬出生後幾天內進行斷尾」。

有些畜養廠為了讓小牛的 肉質更加「鮮嫩」,禁止小牛運動,並喂以缺鐵的飼料,使之患有貧血症。

在屠宰場,如果你以為牲畜們都是被施以「安樂死」,那就大錯特錯了。目前,牲畜屠宰已達到高度機械化的程度。以雞為例,一套意大利生產的「現代化」的屠宰 線每小時可以屠宰3000或6000隻雞。

可憐的雞們先被倒吊起來,然後被用90至110伏的電流進行電擊暈,然後被宰殺。此種「電擊暈」據稱能使雞昏迷 6秒鐘,其目的是「使雞體昏死不動,順利進入宰殺器」。

其它動物,如豬、牛和羊等的宰殺過程則基本上大同小異。醫生們都知道:「遭受電擊的人,不論是意外 觸電還是因精神疾病而接受電擊療法,都會感到很痛」。

現在的問題是,動物們會不會感到疼呢?這個問題有些人可能想都未曾想過,但是,達爾文早已在他的著作 《人類和動物的表情》中證明了人和高等動物在心理特徵上沒有根本差別,動物同人類一樣也能感受或表達諸如「痛苦、焦慮、悲傷、絕望、歡樂、愛、忠心、恨、 憤怒」等情感。

即使我們在屠宰前讓牲畜完全麻醉使之毫無知覺,我們也無法消除牲畜對死亡的恐懼,以及死前強烈的沮喪情緒。關於這一點,我們從某媒體對一屠宰場景的描述中可以略知一二:「當一頭豬被宰殺時,周圍待宰的豬都背向這頭豬,本能地躲避,不敢目睹,不少豬嚇得全身哆嗦……」。

此外,動物試驗也是人類「肉食文化」的另一重要特徵。由於人類對有關生命科學的研究還很不成熟,所以在某些研究領域,特別是在醫學和生物學研究過程中大量依賴於動物試驗,甚至在大學院校的教學過程中,也經常要進行動物試驗

現代醫學大量的研究成果是建立在動物試驗的基礎上的。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人類的醫學成果大廈之下是纍纍的動物白骨。此外,根據有關法律,所有新開發的藥物在進行臨床研究前都必須經過嚴格的動物測試。

據估計,全世界每年約有25萬隻野生猴類用於醫學和空間科學方面的試驗。

除了藥品以外,在開發或生產與人體健康安全密切相關的產品時,也都要首先進行動物測試,測試通過之後才能在市場上出售,其所涉及的產品相當廣泛,主要包括 化妝品,洗滌用品,食品添加劑等。

例如,根據我國現行的法律,為了完整地測試一種新的化妝品,往往需要殺死幾百隻動物,這些動物包括白鼠、大鼠、家兔和豚 鼠等。

更有甚者,有許多動物在試驗中要忍受活體解剖的折磨。據估計,每年活體解剖奪了全世界約1億只動物的生命,而且有很多試驗是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進行的。

以上,為了能讓讀者有心情讀完此書,我們只描述了一小部分的殘酷景象。實際上,這些只是冰山的一角。如果要都寫下來,幾本書都寫不完。

最後,在結束本節之 前,需要說明一點的是,我們之所以在此提出「肉食文化」的概念,完全是出於技術性的目的,而非對此有絲毫的認同感。嚴格來說,我們甚至不能將其稱之為一種 文化,因為它的血腥和殘忍。

 


 

「大自然給了這些能活動的生靈感受疼痛的能力,好讓他們保護自己,不因行動時(碰撞)而招致受傷和死亡;而不能活動的生命,不會碰撞它物。因此植物不需要痛感,假如你折斷它,它不會像動物那樣感受痛苦。」

 

─ 達芬奇

, ,

芯瑀小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