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飲食 Diet for a New America

人的飲食,可拯救地球,也可毀滅地球;
當今人類飲食出現了「三大惡」;
您現吃的都是些什麼?營養還是毒物?
......這種種,您都知道嗎?
從小,我們就被教導,高高興興,努力地
從「肉、蛋與乳製品」裡攝取豐沛的營養,
今天,我們卻發現「肉、蛋與乳製品」,
竟是廿世紀人類飲食的「三大惡」,這到底怎麼回事?
 

線上播放:較清晰版 新世紀飲食 Diet for a New America

博客來:新世紀飲食
相關影片:[影片] 大腸內視鏡臨床影片 新谷弘實醫學博士 醫學臨床紀錄片

「新世紀飲食」(Diet For A New America) 影片是由約翰‧羅彬斯經過數年的觀察調查、研究所整理出來的一篇現況報導。該報導從健康、愛心與環保三個角度,來檢視我們目前的飲食文化,在美國形成一股強大的反思炫風。如果您關心健康,您可以從中認清一向遵循的營養觀可能是文明病的禍首;如果您是個有愛心、尊重生命的人士,您可以從片中了解,我們吃進去的牲畜,是如何在大企業的經營下成長的;如果您關心環保,您也可以深刻的體驗一客牛排與一片森林的關係。

  片中菲利浦先生因為動脈硬化,接受手術,刀子劃破他的胸膛後,血紅的心臟噗通的跳著,醫生夾出一條十公分長、乳白色的脂肪。觀眾們深受震撼終於眼見為憑,相信飲食對健康的直接影響,專家告訴我們這條油脂是累積的「飽和性脂肪和膽固醇」,說得再明白一點,就是肉、蛋吃太多了。因為飽和性脂肪多半來自動物性食物,而食物中膽固醇最高的是「」。羅彬斯提出種種醫學研究,顯示吃肉愈多的國家,得文明病的比例愈高乳製品消耗愈多的國家,得骨質疏鬆症的愈多其中詳細的原因,片中醫學專家都有進一步的說明。

  片中揭發了從小我們就視為營養最佳來源的「肉蛋奶」,為什麼今天成了三大禍害呢?在國外幾十年以來,肉商、乳品商花了大把的鈔票遊說議員、做廣告、製作美麗的教材送給老師。老師不自覺的成為企業的宣傳工具,學生也不自覺的從老師及廣告中獲取這些似是而非的概念。

  事實的真相是,食物中即使沒有肉蛋奶,也絕不會蛋白質不夠、營養不良。人體所需要的蛋白質很低,蔬果中都可以提供量足、質優的蛋白質,而且植物性的食物多屬於「不飽和脂肪」、「零膽固醇」,這只是真相的一部分。

  當我們快樂的吃著肉時,我們也很難了解這些肉是怎麼來的。羅彬斯帶我們走一趟現代化的農牧場,小小的雞籠裡,擠滿一群雞,牠們無法轉身,連揮動一下翅膀的機會也沒有,牠們在此度過一生,很多雞因此而被逼瘋。新孵出來的小雞第一件遭到的酷刑是「去喙」,這就像我們硬把指甲掰掉一樣痛苦。為什麼要去喙呢?因為業者害怕雞互啄而死,使他們雞財兩失。業者為了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雞不要死掉,所以餵食、注射大量的荷爾蒙、抗生素…,這些化學藥品最後都回到消費者的肚子裡。雞是如此,豬、牛亦然。為了提供很嫩的小牛肉,把小牛關起來,長期缺乏運動,牠們的肌肉自然既弱又軟。

  當我們快樂的吃下這些食物,也造成動物的恐懼、痛苦和夢魘。

  一個人選擇錯誤的飲食,其代價是犧牲健康;但是當人人都選擇錯誤的飲食,我們的代價是犧牲地球~整個人類賴以生存的大環境。一旦我們了解牛排和森林關係,就不會以為這是危言聳聽了。

  當我們不直接吃穀物,而拿穀物餵養牲畜時,十二磅的玉米只能換得盤中一磅的牛肉,其它十一磅的玉米都變成糞便了。為了吃一磅牛肉,需要種十二倍的穀物,土地那裡來?當然是砍伐森林,接下來就有水土流失、物種消失種種問題;而先前浪費十一磅的穀物變成動物糞便後,又產生水源污染。當我們快樂的吃著牛排、漢堡時,已不自覺的決定著地球的命運。

  從本片中,您可以了解許多真相,得到許多啟示。您更可以實際行動改變飲食、少一點肉蛋奶,我們將可以保住大片的森林、減少水源污染、解決世界的飢荒、減少動物的苦難,還可以擁有一份心靈的喜悅與平和。

  你我的健康、地球的命運、眾生的福祉,就在您舉箸、咀嚼的剎那決定,而這只要小小的改變!

原文網址:福智文教基金會


從冰淇淋王國到創造健康的地球
專訪《新世紀飲食》作者John Robbins(約翰‧羅彬斯)及其家人
雷久南


約翰‧羅彬斯八年前出版了《新世紀飲食》(Diet For A New Americe)之後,激發了美國人從人道、環保和健康三個出發點的素食之風。他和妻子德兒(Deo)、兒子海洋(Ocean)為了創造更美好健康的地球,不辭辛苦,全家投入拯救地球的工作,第二本《願人人皆能》(May Be)接著出版,最近又有第三本介紹美國醫學健康實況的新書將要問世,據羅彬斯先生說,出版《新世紀飲食》之後收到了五萬封以上的讀者來信感謝他,他們改為素食之後得到種種益處,有些人是健康上的改進,如膽固醇降低、更有活力等,但另外的收穫是想不到的如挽救了婚姻,因為健康的改善恢復了夫妻生活,更重要的是心靈上的甦醒,生命變得有意義、有價值,失去的愛又拾回,明白的知道自己為什麼活在地球上,《新世紀》的中譯出來也有三年了,此次特別請他及家人對中文讀者說出心裡的話,在場除了約翰、妻子德兒、二十二歲的兒子海洋和他二十歲的女朋友美暇(Michele),訪問先從約翰開始。

問:《新世紀飲食》中譯本出版後,反應熱烈,對中國讀者有些什麼特別的話要說的?
答:在國際舞台上,很多國家都跟著美國的腳步。結果是跟美國一樣參與地球的毀滅,美國所象徵的方向,不是一個健康的方向,飲食以肉食為主,成功的定義以消費和剝削為基礎。當我看到其他文化學習我們,我感到很悲哀,我倒希望能避免我們的錯誤,其中的一個錯誤是將生活享受與吃肉連在一起,這不是延續性的,不管是對環境的破壞,都是殘忍的,也不是健康的選擇,僅是肉食的習慣而有這一連串的關係。

一個善良提倡非暴力的人、如果想生活與理想一致,自然會走向素食;另一種人也許只想到健康的一面,想避免心臟病、癌症、骨骼疏鬆症,希望體力充沛,讓自己的身體提升為靈魂最高的能量居所,達到身心和諧,也自然會選擇素食,肉食對身體有很大的傷害,在西方國家素食的健康從各方面都好些,慢性病較少,如心臟病、癌症、糖尿病,免疫功能較強,傳染性疾病也較少;還有一批人則很清楚環境的壓力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從雨林的破壞、氣候的不平穩、大氣層中化學氣的積存、臭氧層的減少及食物、水、空氣的化學污染,人體上也可看出污染對身體的影響,當我們知道如何生活能減少對地球的破壞時,我們一樣會發覺,為了要生產肉食,畜牧業和飼料的生產對環境產生很大的破壞,這個破壞不僅對人類,也破壞整個地球。

不論從那一個門去看──個人健康之門、有愛心、關懷心之門或環保之門,所有的門都通一條路。如果我們要生存,必須從肉食改為素食,工廠式的畜牧業消耗大量的糧食,這些是可以給人吃的,生產肉類的人說這些餓的人反正買不起糧食,所以我們並沒有造成世界飢餓。沒有錯,他們是買不起糧食,因為這些糧食的價錢被肉食者抬高了,我們有錢的人買得起肉也吃肉,將糧食餵牛、豬,和貧窮的人競爭,這是不公平、不道德的,如果我們了解這些就不會這麼做。

我的任務就是當一個人生下來看著盤中肉時,不會被商業廣告,如麥當勞、漢堡王、炸雞店所迷惑,明白人道和環保的真相,所以當他們看著牛排時可以看到,因放牧而被破壞的雨林,也知道很多人基本需求都不能滿足,每年世界人口增加一億,而可耕地一直減少,這不能再繼續下去,糧食會不夠,人口增加、可耕地減少,你不需是專家也可看出傾向的結果,同樣的土地可以餵飽更多的素食者,也是一個素食者的理由,是我們時代的需求。

過去有些人不跟著時代的改變而改的人已被淘汰,《聖經》上有言:「天賜福於謙和的,他們將繼承這個地球。」一個謙和的人知道他是大自然的一員,自然會往素食的方向改進,而以欺壓、剝削而不是以愛心關懷的人,好比恐龍一樣無法生存下去,中國經驗是很重要的,紐約的康爾大學Campbell教授和劍橋大學在中國做了一個很重要的研究,以六十五縣分析飲食習慣和健康情況,結果發現,動物蛋白質吃得愈多健康愈糟,攝取低脂肪的人愈健康,中國政府也支持這項研究,我原以為研究結果出來後中國政府會採取適當行動,可惜的是到目前還沒有行動的實踐,這個造成人們受很大的的苦。

問;自從《新世紀飲食》出版後,您在各地演講旅行中看到美國有什麼改變?
答:當我寫《新世紀飲食》時,美國人每人平均每年吃掉七十四磅的牛肉,但現在只有五十九,這代表有百分之二十的減少,八年之內很大的改變,我從這百分之二十的減少,可看到多少心臟病預防,多少平方英里的雨林保住,空氣和水源污染的減少,人的生活環境改善延續到未來,我很高興盡了一分力,也希望能繼續改善到完全不用肉。

但在另一方面,雞肉的食用反而增加了,如果完全從環保的立場,養雞對糧食的消耗是沒有牛肉那麼多,但養雞殺雞的殘忍,是慘不忍睹的,尤其工廠式的飼養是集中營的暴行,如果人們知道養雞的實情一定反胃。但大家不想知道實情,所以故意隱瞞,食用雞肉對健康的害處與牛肉是一樣的,雖然一般人錯以為情形稍為好一點。另一方面的改變是人們開始醒悟到社會大方向的錯誤,四十年前,也就是五十年代大部份美國人認為科技能解決一切問題,譬如農業上的「綠色革命」供應糧食、核子能供應廉價的能源,卻沒有想到負面的問題。我們登陸月球、登陸火星都引起大眾的熱中於科技,健康方面也認為醫學科技可以解決任何問題,主要是因為抗生素的發明救了很多生命。

這些年來大家對科技的信賴開始瓦解,如1950年代大家認為化療可以治療癌症,結果發現是很野蠻、很毒的,又在很特殊的情形下能有點幫助,如極少數兒童的白血癌,但絕大部份是無益的;「綠色革命」雖增加一點產量,卻造成很多依賴殺草藥和化學肥料的品種,結果破壞了土壤也引起其他問題。複雜的情況有黑暗的一面,核子能是另一個例子,我們不知如何處理核子能廢料,這些要平均二十四萬年放射性才能減低一半,看到科技的負面大家開始問,如果科技不是答案,醫生藥物不是健康的答案,那我們向那兒尋求健康呢?與地球和諧相處,且能提升自我身心靈和諧昇華的生活方式為何呢?如果我們問:「我來地球學什麼?」這是最佳的時候,尤其現在正是大家對科技權威當局的信賴磨損,是一個尋求康復源頭的機會,在這過程中尋回自己的潛力也和他人分享政治一樣,是最後一環要改變的。

問:聽說你快完成一本新書,內容與剛才提到的有關?
答:是的,是與康復和健康有關的問題。美國的醫學界對其他醫學制度一向採取敵對的態度,而不是考慮到病人的需求,好比針灸、草藥等,醫學界全部專於開刀、西藥、高科技的醫療方法,重點都放在這些昂貴的較高金錢代價的醫療方法,而不把重點放在改變生活方式,預防醫學社會組織活動。賣降血壓的藥很賺錢,但教導人們如何不得高血壓,則沒有什麼錢,我們的醫學制度是貪婪的,大家對西藥的專制制度的厭煩是很深度的,因此引起最基層的革命,我所關心的是這革命是以愛心為出發點,人們的氣憤不滿我是了解的,如果氣憤是主要情緒,會造成更多的問題。

我們對待他人要比我們所受的更好。當我們自己提升時,其他人也會被提升。

問:您的書有沒有教大家如何學到愛心?
答:當一個人生病時,身體即在告訴他以往所做的現在不能繼續,必須要改變。一般人去看醫生、吃藥,結果沒有解決問題,還要回去找醫生吃更多的藥,變成一個惡性循環,但也可選擇另一方向。我的身體會告訴我怎麼聽自己身體的智慧,是否太忙太累,對人不夠有愛心。你剛告訴我一位女士借著放生,治好惡性皮膚癌,她由關懷將能量開關打開,這不是例外。平常我們不注意這方面,所以認為是奇蹟;事實上打開愛心能量,提升愛心、關懷心是神聖的,這就是將神聖的運用在生活中。書中即有些因愛心康復的例子;「治癒」是肉體上,「康復」是整個生命。一個人也許有嚴重的病不苦,他們是否被治癒,「康復」更重要。這些年來強調對癌症的挑戰(War on Cancer),事實上挑戰本身即有暴力和侵略的心態,為了克服癌症可以不擇手段、甚至於犧牲了病人。如果放療、化療少量的用,也同時強調病人的營養補充,會有轉好的效果。當年越戰期間,有一隊美國軍隊將整個村莊的男女老幼都殺死,質詢領隊為什麼如此做時,其回答說是為了保護這個村,所以毀滅了這個村莊。這種思維方式是瘋狂的;這好比醫學界為了治癌症,不顧病人本身或生活品質。我們需要以溫和的方法支持生命並尊重人,支持身體自然康復的能力,我們美國人開始知道:我們沒有所有的答案;古老的文化有治療方法可以和科學的特長結合在一起,要拾回我們的健康,需要一個綜合性的醫學制度而不是專利。

問:您強調以愛心面對這改變是很重要的,常使得「另類療法」的醫學人士很氣憤。
答:是的,因為他們被擋在門外,而且被壓迫。但我們愈被虐待,生命要求我們更要以愛心回報,我們如果停留在憤怒中,並不會改善情況。

問:我想換個話題,您的工作似乎表現得比常人敏感、比常人有關懷心。是什麼因素導致如此?
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其他人不警覺到這些。也許他們沒有這方面的鼓勵,而我和三位有愛心的人生活在一起,這是一個很寶貴的禮物,我僅是一個口,他們才是這項事業的心。我有家人的支持,才不感到孤寂。

問:也許我們可以和家人談談。
答(德兒):我也認為家庭和朋友的溫暖支持很重要,這個社會有時充滿了可怖的事情,我們需要身旁的人能分享我們最深的情感和個人的成長。愛心從自己開始,愛我們自己、接受自己,然後擴展到身邊朋友、家人,然後進一步到社會和全世界;所以家庭是一個很重要的一環,我們可以立即看到愛心的成果。

問:你們一家素食多久了?
答(德兒):自從我和約翰認識也三十年了;海洋出生就是吃素。

答(海洋):我出生時沒有吃肉,也一直維持吃素。

問:很多懷孕的母親問懷孕期間能否吃素?
  中國傳統有「補」的觀念,也許您可以談談素食懷孕的經驗?
(德兒)我身體一直很健康,懷孕時也沒有「害喜」現象;海洋是吃母奶長大的,從小都不生病,平常很多孩子都常常生病;餵奶的母親特別要注意農藥都濃縮在動物性食物中,間接從母奶污染到嬰孩。懷孕期間和哺乳期要特別避免農藥濃縮的動物性食物和牛奶。

問:懷孕時有沒有特別吃什麼?
(德兒)我沒有吃特別的食物,只是多吃一些我喜歡的,譬如深綠色的菜。主要是基本平衡的素食一定足夠提供我們所需要的。

問:什麼時候開始餵海洋其他食物?
(德兒)先從水果開始,如香蕉、蘋果。九到十個月之前只喝母奶,我們讓海洋決定要吃什麼;海洋二十二年只有偶而生幾次病,我們是以愛的教育培養他的,而不是強制壓迫;這樣孩子自愛、愉快的在地球上生活,不焦慮、恐懼、內疚,做父母的也是開心、有情趣的。

問:海洋,你在成長中有沒有覺得和其他孩子不一樣?
(海洋)當然有感覺不一樣,但我以選擇素食為榮,他們取笑我吃素,我反過來笑他們吃死動物,讓自己身體成為墳場,他們就不再取笑我了。我以我的價值觀為榮,父母是以素食將我帶大,但他們對我解釋為什麼他們吃素,並且讓我自己選擇,他們認為這是最好的選擇。是我自己選擇素食,並不是他們要我如此,因此學校的同學問我時,我能很有自信的說明並相信自己聰明的選擇。我的父母親給我的最好禮物就是相信自己,我們生活在一個挑戰的時代,有飢荒、疾病、很多痛苦;如果一個人要正面的應付這個世界,必須身體健康,頭腦清醒,並有愛心。所以希望每一個出生的孩子最好都能得到愛的教育。

在我十六歲開始和一位朋友創辦青少年環保隊(YESI),向高中生演講,談環保,後來因為有其他年輕人參與,所以我退下在辦公室。目前已面對五十萬青年聽眾,大眾媒體則面對一億人了。我們去了八個國家,包括新加坡、台灣、澳大利亞等,我們去到的美國大城小鎮,發覺到很多人都深深感受到世界所面臨的問題,也想盡自己的一份力量,但不知從何做起,不知自己的影響力。我們啟發中學生以慈愛心、關懷心採取行動,我們所做的對世界都有直接關係,大家都想屬於拯救地球的一方;當他們採取行動時,不但拯救地球,也使自己生活的更開心,當我們幫助其他人,也就是幫助自己。

(美暇)我認識海洋就在一年多前的青少年營,接著就和羅彬斯一家生活在一起。我來自非常不同的家庭,母親懷孕時不是素食,幾年前看了《新世紀飲食》決定吃素,我和自己家人反而距離遠了,而和羅彬斯一家人親近。

問:可否談談當一個家庭中做為最先改變飲食的一位有些什麼感受?
(美暇)答:當我初步接觸這些資訊時,以為任何人只要知道現實都會改為素食,我很生氣家人不改變,他們和我差距更遠。慢慢的我接受他們而不指責他們;他們也看《新世紀飲食》,母親最近吃素了,剛生了孩子也以素食扶養大。當我退一步對他們說:「我愛你們,這是我的選擇。」讓他們做自己的選擇時,反而他們有足夠的空間讓他們改變。

(約翰)我和德兒四處去演講,為保健康、省時間,就在旅館內自己煮。隨身帶了鍋子、爐子、米、麥片等,也許從當地補充水果、蔬菜,等飯熟時,點蠟燭、做瑜珈、靜坐,鬧中取靜,乘飛機也是吃自己帶的食物;有次乘聯合航空時,空中小姐看到我們吃自己的食物才知道我們是吃素的,她很高興的告訴我他在看了《新世紀飲食》之後也開始吃素,並大力推荐這本書,我故意說作者不真實,結果她向我坦護我自己;最後我問她有沒有看到我們的姓,這時她才知道原來我就是羅彬斯,立刻將我們換到頭等艙去,送水果餐給我們。有一次在芝加哥機場換飛機時看到有個在看百科全書的人,我順便問看「素食」這個條目寫的是什麼,他說他是素食者,也是看了《新世紀飲食》的關係。我告訴他我就是作者,他不相信;我說我會寄一本簽名的書給他,他才相信。

可見很多人開始得到這個訊息。一個人如果不是素食,也許他的兒子、女兒、鄰居、朋友中有素食的,慢慢的被包圍了,一個人就當初為健康原因吃素,如降膽固醇而從肉食改為素食,心胸自然會改變,我們吃肉時將殘葉吃進去,改吃素則增加愛心。不管一個人是什麼動機開始的,整個身心和靈性都會改善。

問:東方的靈性傳統一向主張素食,大概就是這個身心一體的原因?
答:是的,一個人會得到寧靜,甚至於所謂的「大寧靜境界」。我們的文化目前的飢渴是精神的飢渴。

問:你能談談自己的靈性生活是什麼?
答:我相信有愛心的神或女神或宇宙的力量;當我們以愛心對待我們的世界,則會感受到這更高的力量。靈性的生活是在每天以愛心互相對待,也許有一天會在天堂,但更重要是活著時候能表現愛心。

(德兒)我要加一個感恩心,我們愈感恩,得到的愈多。

(海洋)我認為生活得有意義和有目標很重要,靈性的生活就是有希望、夢想、理想和所要學習的,很清醒的創造所想要的。甘地曾說,如果你是一個清道夫,你要做一個最好的清道夫;所以不論是對千人演講或洗碗,或按摩親愛的人的肩膀,我都盡力而為。

(德兒)我想分享一個感恩的練習,每當我心情不好時,我就去散步,邊走邊想:我感恩我能走路,我感恩我健康,我感恩所有愛我的人。一這麼走之後我完全改觀又心情很好了。

原文網址:琉璃光養生世界

芯瑀小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